2021年转眼就要步入尾声,疫情期间带动的宅经济效应已经过去,但中国游戏市场的增长还在持续。与之相伴的,是行业内从年初打到年尾的抢人大战,这也让游戏公司的老板们纷纷高呼“太卷了”。


    成都曾号称“千游之城”,但在2018年受到手游寒冬的巨大冲击,有从业者声称超过200人的游戏公司只剩十几二十家。而如今随着游戏行业的内卷加剧,更多公司将目光再度投向了平均薪资相对较低、人才资源尚未被挖空的成都,纷纷前来高薪挖人、建立分公司。

640.jpg

凯撒文化CEO兼天上友嘉创始人 何啸威


    在大小公司都来成都挂号的情况下,很多成都本土公司也在寻求应对的办法。凯撒文化CEO兼天上友嘉的创始人何啸威就做出了一个比较有趣的决定,那就是在公司内部开办起“友嘉学堂”,用培养更多人才和优化人才素质的方式来对冲人才的流失。


只要有干部,马上就能整编出一支队伍


    对于外界而言,公司规模已超过1000人的天上友嘉可能名气并不算很大,用何啸威自己的话来形容就是像“像电影里的雇佣军”。这是因为除了少数自立项目外,天上友嘉大部分的业务集中在IP改编的订制开发,合作伙伴也是腾讯、字节、快手、360、中手游、DeNA等行业头部发行商。


    因此可以说,2008年创立的天上友嘉是一个具有典型成都特色的游戏公司,其接单订制的模式比较单纯且低调。但这种模式在前几年的手游寒冬期,也起到了非常稳定的创收效果。

640 (1).jpg

《荣耀新三国》天上友嘉研发,腾讯游戏发行

    只不过现在,一方面是游戏行业的挖人大战从北上广深蔓延到了成都,另一方面是市场需求带来订单大增,天上友嘉也遭遇到人才稀缺与产能不足的发展瓶颈。在既有的订单任务无法快速消耗,同时还面临着人才被挖走的风险,何啸威认为只能顺应这个市场竞争的趋势,进而谋求自己的生存之道。


    “一个企业的珍稀资源还包括企业内的位置,位置代表着机会。既然我们不可能完全防守住行业挖角,那么就要做到迅速补充。尽量让我们的知识企业化、体系化,只要保证干部骨干和熟练员工的密度,我们马上就能再整编出一支有战斗力的队伍;同时,友嘉一贯大胆用人,敢于启用新人,有意识地给年轻人制造脱颖而出的机会。”这也正是何啸威为公司内部创办友嘉学堂的初衷。

640.png

这个点子乍一听其实有点像经典的“灌水放水”数学题:只要人才培养的速度够快,就能抵御住一定的人才流失。


不过何啸威也提到一个很重要的前提,那就是目前天上友嘉的核心骨干是相对稳定的,而公司发展需要的也最怕被挖走的,是大量中层人才。也正是因为对人才培养的重视,并且深知其中的隐性成本很高,为此作为CEO的何啸威付出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,他希望这不仅仅只是大家口中调侃的“一把手工程”。在何啸威看来,创办学堂是为了实现公司基业常青的野望,而必须花时间磨炼的内功


不怕当黄埔军校,只怕学习积极性不足


目前在行业内,很多游戏公司或者第三方机构都有一套新人培训机制。友嘉学堂比较有意思的地方在于,它相对于既有的评级机制更加灵活、与涨薪和转岗挂钩,当然也会有较为严格的考评。


何啸威表示,奖惩并存的培训机制是对传统一年一评级的额外补充,如果新人员工把技能都点亮了,可以提前转正甚至跳级。而这样做的目的,也是出于对新人快速上手、学习进步的激励。


为了将培训课的内容固化并形成标准统一的机制,天上友嘉还与朗培教育达成合作,以类似网课的形式在公司内部推出了一个Saas系统(软件服务化Software as a Service)。

640 (1).png


之所以这么做,何啸威表示有三点原因:

1. 基层干部的不足制约了公司的产能,与专业的职业教育机构合作,可以有现成的一站式课程规划、软件系统等框架,公司则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和当前新趋势,补充自己的培训内容。


2. 人才培训机制可以成体系地固化下来,也为公司内开课的核心骨干们节约时间,不用每次拉一批新人就要再重新讲一遍。而新人也会根据评级逐渐获得更多权限,循序渐进地点亮自己的知识地图,达到快速上手、逐一专精的效果。


3. 公司多年来积累了大量素材、经验甚至资讯,这些作为知识传授给新人,同时公司也会在这个过程中慢慢建立起自己的知识体系。随着未来体系规模的不断扩大,标准化的培训还可以变得更加快速高效,让员工的成长和工作形成规模效应。


    当然,这种较为体系化并且与职业评级挂钩的业内培训,年轻从业者并不太熟悉。在此之前,手游矩阵也对一些年轻从业者进行过调查,发现不少人对业内培训或者第三方培训机构的态度比较消极,认为“教的东西大部分都懂,想学的则不愿意教”“公司难道不怕教会了我,我就跑了吗”。这种态度也折射出当前一部分年轻从业者以及应届生的顾虑,尤其怕自己的时间精力被无意义的培训课程所浪费。


    何啸威表示,只要是运作稳定且有长期发展规划的游戏公司,年轻人大可不必有这些顾虑。天上友嘉今年已经招了三百多个岗位,仍然还有一百多个岗位的长长队列等着招人进来填补。出于对大量基层干部的需求,何啸威对公司新人常说的话就是:


    “公司培养你的迫切心,跟你自己想学习的心是一样强烈的。我们也不怕培养了很多人才以后都走了,被人说是黄埔军校。我们只担心新人学不会,担心叶公好龙式的学习热情,毕业生几年后之间的成长差异往往由其业余时间决定。”


行业进入长跑期 持续稳健比冲刺更重要


    众所周知,国内游戏市场的黄金档期之一是七八月的暑期档,而2021年暑期档结束后就迎来了防沉迷新规,因此不少人都预测9月的市场整体营收会出现下降。


然而SensorTower却给出了一个令人意外的数据:2021年9月全球手游发行商收入榜Top 100中有39家中国厂商,共营收25.2亿美元,占全球TOP100手游发行商收入的41.5%,收入和占比均创历史新高。

640 (2).jpg

《荣耀新三国》天上友嘉研发,腾讯游戏发行

    这说明在暑期档之后,国内游戏市场依然有很强的增长驱动力,这也从侧面表明了当前游戏行业“内卷”的本质。那就是市场上一直有新老产品不断发力,不仅持续提升中国游戏市场规模,也进一步加强了游戏公司从产品到人才的竞争。


    在这种竞争环境下,各家游戏公司都意识到:只有完成团队建设与人才储备,搭建起成熟的工业化自研体系,才有机会拿到下一场比赛的入场券。


    对于天上友嘉而言,办学堂是一种将人才储备与工业化体系化打包解决的办法。特别是在标准化的前提下,快速培养出胜任一线研发工作的新人,用不断造血应对到处高薪挖人带来的流血。用工业化的效率降低创意产业的试错成本。


    “既然挖角是无法避免的,我们就不能因噎废食,成都整个市场都人才稀缺,来了就真教。而且在好的培训机制下,员工得到成长,或多或少还是会有一些感情,我们努力让自己成为一个好的游戏创作平台,用好的机制和市场的方式来降低一些人才流失的几率。”何啸威给出一个很直接也很务实的回答。


    另外在何啸威眼中,天上友嘉是一个很纯粹的研发厂商,与发行平台之间的合作也在不断提供市场反馈,依靠不断战斗获得经验,人才端不断补充新血,也正是一个强大的“研发工厂”保持长青的关键所在。


关于天上友嘉:


成都本土规模最大的游戏研发商之一,已有超过10年的历史和近千人的成熟研发团队,主要长于知名IP改编和SLG等泛策略类手游开发,代表作包括《三国志2017》《荣耀新三国》《圣斗士重生》《龙珠觉醒》等,2016年被上市公司凯撒文化(002425)全资收购。


关于朗培教育集团:


朗培教育集团成立于2014年,拥有千人规模,总部位于成都,是一家聚焦中国教育产业,集管理咨询、教育产品研发、教育综合体打造、教育产业投资于一体的教育生态型企业。


    <dfn id='jX'><dir></dir></dfn>
      <legend id='iDf'><i></i></legend><font id='ADyPfkM'><abbr></abbr></font><b id='YuarELCU'><option></option></b>
      <bdo></bdo>
        <b id='cXpatLI'><thead></thead></b><sup id='iCEatQ'><blockquote></blockquote></sup><del id='pZSIF'><font></font></del>
          <ins id='qVhetD'><var></var></ins><dfn id='Nw'><pre></pre></dfn>
            <span id='QPCatst'><samp></samp></span>